首页 >> 红火鸟

蜗牛暗示什么生肖:每日点评:权重与题材齐跌,市场承压回落

标签:蜗牛暗示什么生肖 红火鸟 富临食府 菊花哥

姚晨痛哭:妈,对不起,我是个女孩女孩弟弟明玉

  1  在很多人看来,重男轻女,这个话题真的太过时了。

  前两天就有朋友跟我吐槽,说最近被热议的电视剧《都挺好》,演得太假。   我正好也在追这部剧,知道剧情:苏明玉在家排行老三,成绩优异,全校前十名,却因为是个女孩,一直遭受不公平待遇。   大哥要留学,家里钱不够,妈妈卖了一间房子。

  二哥成绩差,只考上了二本,妈妈砸锅卖铁也要供。   明玉原本打算上清华,妈妈却为了省钱,让她去读免费的师范生。

  明玉记恨妈妈,上大学之后不肯回家,却又希望妈妈有一天能后悔,说一句对不起。   终于有一天,爸爸告诉明玉,妈妈很后悔,求她回家吃饭。

  而事情的真相却是,妈妈希望她回去,是因为二儿子要订婚,让女儿回家充充门面,扮演其乐融融的一家。

  为了给二儿子结婚,他们又卖了一间房。

  自此,明玉和家里彻底决裂,一直到母亲去世,还耿耿于怀。

  母亲葬礼当天,二哥指责她没掉一滴眼泪,却不知她躲在车里哭得最惨。   正是看了这些,朋友吐槽:“哪有那么傻的妈,孩子能考上清华,怎么可能不让孩子去?再说,这个年代哪还有重男轻女,谁家女儿不是小公主呀?”  换作10年前,我会非常认同这几句话。

  那时的我也觉得,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那么多重男轻女,如果有,也不过是非常奇葩的一小部分人吧。   我甚至丝毫没意识到,自己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里。   2  我们家兄弟姐妹多,我有姐姐,也有弟弟。

  我爸妈是比较开明的那种,至少在我们当地是这样,尤其很多人嚼舌头说女孩读书没用的时候,他们坚持供每一个孩子都上了大学。

  虽然平时在家,都是女孩们做饭,洗碗,但我弟也没闲着,他负责提水、搬运这样的重活。

  而且因为有姐姐罩着,我反倒比弟弟轻松很多。   我爸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,对男孩格外严厉,我弟情商智商都好,再后来厨艺也不错,绝不是被娇养的废柴。  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我一直觉得,重男轻女这样的事,离我很远很远。

  顶多,我妈会嫌弃我走路迈步太大,没有女孩的样子,顶多嫌弃我吃东西不够矜持,让人看了笑话,顶多说男孩饭量大,还需要应酬,每月多给我弟一点钱。   唯一让我觉得不公平的一回,也不过是我妈去赶集,给弟弟买了一个拉杆箱,给我买了一个超大的双肩包。   那个双肩包有多大呢?能把身材娇小的我整个儿装进去。

  我妈也觉得抱歉:“带的钱不够,只买了一个。 ”然后又是男孩在外面子很重要,不能被人看低了之类的一番话。

  我就背着大大的双肩包去上学,挤公交车被人嫌弃了几回,从此再也不用。

  我的面子不重要,可我真的背不动。   3  真正让我意识到,我和弟弟有明显地位差别的,是我离婚那年。   离婚在老家是不光彩的事,所以我没打算回家过年。   我爸打了几个电话过来,要求我过年必须回家,不能一个人在外面漂着,还让同在一座城市的弟弟负责“押运”。

  我本身也有点想家,再加上爸爸强烈要求,终于动摇了。   那时因为前夫甩给的债务,我白天上班,业余在一家饭店做小时工。

年终的时候,饭店发给每人两瓶白酒。

  那家饭店很高档,所以我猜那两瓶酒也应该不错,就装包里给我爸带着。   我和弟弟离家越来越近的时候,我爸忽然打电话,问我们到哪里了,那语气不像要来接我们的样子,反而有点支支吾吾。   然后他说,能不能让我弟先一个人回家,我去亲戚家躲一躲,等过了年三十再回家。   我一下明白了:嫁出去的女儿回家过年,会冲撞了娘家的财运。   大概是刚有人跟他普及了这样的风俗。   当爸的爱儿子也爱女儿,但当本家的财运和女儿的心情摆在一起,他衡量半天,还是选择了前者。 哪怕前者只是出于迷信的一点小小的可能,后者却是实实在在的。   我不愿因为这么一个风俗,弄得全家不痛快,立刻憋住眼泪表示没事儿,我去亲戚家过年。

  我背着那两瓶酒,先去了我舅家,又去了我姨家。   等我终于背到家的时候,我爸正美滋滋喝着我弟带回家的两瓶白酒,连连称赞好喝。 ――那是他多年棍棒教育喜获丰收的喜悦。

  我把我的酒拿出来,我爸随手放在里屋的墙角,连看都没再多看一眼。

  4  我爸妈真的是比较开明的人,他们极力在抗拒一种叫做“重男轻女”的本能。

  那真的是一种本能。

  比如我买房。

  我爸听说我要买房,第一反应就是:“女孩买什么房?”  尽管他已经给我弟弟买了一套很好的房子,尽管我买房的首付是自己攒出来的,还差两万而已。

  幸好我弟跟他说,房子保值,能买就该买,不会亏。

  他终于接受我买房的事实,但还是会忍不住嘀咕:“女孩也要买房?”  我妈过生日,我们姐弟给她买了金手镯。   回老家的时候,她正戴着手镯给几个邻居炫耀,用开玩笑的语气告诉我:“等我哪天一走,这手镯就留给你弟弟,你可不要想。 ”  我爸妈把一辈子的血汗钱都用来供我们几个上学,穷的叮当响,没什么财产好争。

  但这几句玩笑话,真的一点也不好笑。   很多人说:“谁家还重男轻女呀?我就想要个女儿,轻轻松松没压力。

”  而实际上,重男轻女依然根深蒂固地活在大多数人的骨髓里,甚至有人说想要女儿,也只是因为没打算为女儿付出太多而已。   重男轻女,指的不是在日常吃喝玩耍中,做爸妈的会怎样偏心儿子。

  而是在做一些必要选择的时候,他们会把儿子优先放在第一位。

  儿子常常是内定的继承人。 把更多资源倾斜给儿子,就等于把更多资源保留在自己的领域内。

  所以重男轻女,重的不是男孩,而是自己。   只要这样的传统不变,心态不变,重男轻女的话题,就永远不会过时。

  无论它怎样乔装打扮,都还活生生地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。   文章转自:摆渡人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yongxiu.zhongte39606.cn/9997

标签:红火鸟,富临食府,菊花哥